當前位置: 池州 -> 人文 -> 正文
民國陳友琴:山鄉水國說池州
發布日期:2020-02-28 來源:貴池文化旅游    閱讀:

編者按:《山鄉水國說池州》一文再現了民國時期貴池城一些勝跡。文章講的是上世紀30年代,陳友琴在上海讀貴池劉世珩氏“暖紅室”戲劇刻本,知道有貴池這個地方。幾年后,機緣巧合陳友琴去貴池住了幾個月。

某年初秋之夜,陳友琴在大通和悅洲長江輪下來,和幾個伴侶一同乘坐一只大劃子蕩到州畔,投宿當地一家旅館里。次早再趕上小輪船,向貴池進發。小輪船先停在池口,本來遵著長堤弛馬進城,但邀請的朋友居住在文選樓和杏花村之間,遂由幾乘肩輿改由山路扛到貴池西鄉去了。

先參觀杏花村和文選樓,兩天以后,進貴池縣城看看,城內一無足道;出東門先后參觀齊山、翠微亭、清溪弄水亭和百牙山、望遠樓、二妙祠。

此次客居貴池,登齊山,水陸兩便,有馬有船,加上沿途處處美景,陳友琴詩興大發,作七絕一首:“蕭蕭蘆荻毿毿柳,夢里詩情畫里秋;亦是山鄉亦水國,此身仿佛在杭州?!?/p>

文末陳友琴贊美這山鄉水國的池州,“是渾然天真,未經人工雕琢過的,因此便不免為世人所遺忘。我來捧捧場,并不是希望人們去光顧,不過聊備山水之一格罷了?!?/p>

陳友琴(1902-1996),著名古典文學研究專家。清光緒二十八年(1902)出生于南陵縣城關的一個中醫世家,1996年以94歲高齡病故。稱得上是一位世紀老人。先生前半生獻身于教育事業,從小學教師、中學教師到大學教授。后半生則為古典文學嘔心瀝血。1990年榮獲國務院頒發有突出貢獻的專家津貼。

曾任《中央日報》副刊編輯、《東南日報》副刊編輯,北京大學文學研究所副研究員,中國社科院文研所研究員。編著有《溫故集》《白居易詩文述評匯編》《千首清人絕句》《中國文學史》《唐詩選》等。

山鄉水國說池州

陳友琴

前幾年我在上海讀曲,有些是暖紅室的本子,都為貴池劉氏所刻。我之知道貴池,大概是從這里起的。不料后來竟有這段因緣,讓我薊貴池去住了幾個月。人生就是這樣盲目瞎撞,撞到那里是那里,“鴻飛那復計東西”,現在不妨來隨便談談我的“爪跡”。

我記得從長江輪下來的當兒,那正是初秋之夜,夜深到子亥之交了。天上碧沉沉的沒有一絲兒浮云,皓月當空,光臨江面,閃出千萬朵銀花來。我和幾個伴侶,一同被搬上一只大劃子,坐在月白風清的江心里,渚淺港深,荻蘆瑟瑟,此時倘有一曲琵琶,簡直便是“潯陽江畔”了。大輪經過的這個碼頭,叫做和悅洲(俗稱荷葉洲),又叫大通;只停了一會,大輪把我們幾個人丟下,便擺擺身子走了。我們的劃子再慢慢地蕩到州畔,投到一家旅館里,胡亂睡了一忽兒,次早再趕上小輪船,向貴池進發。

沒有到貴池縣城以前,我們是先停在池口。池口離縣城還有五六里路,唐宋人在池口地方諷吟的詩太多了,足見也是個勝地;本來遵著長堤弛馬進城,是很有奇趣的??墒俏覀儏s被相迓的朋友叫幾乘肩輿改由山路扛到貴池西鄉去了。肩輿在亂山中行了七八里,野花雜草,飛出幽香,斜徑上滿滿列著一些矮松,路雖然崎嶇些,也并不十分難走,穿林過澗,不久便到居停主人處了?!魅说膭e墅,是在文選樓和杏花村之間。

提起文選樓,當然是大大有名的。梁昭明太子蕭統的文選樓,有好幾個地方都有,據說這里的文選樓是最真最道地的了。昭明在這里住得很久,連貴池縣的“貴池”二字也是由昭明而來。太子住此地,以土產魚味為可貴,名“可貴池”,后來“可”字去掉,便一徑叫做“貴池”了。當然此地在古代一向是以池州之名著稱的。

文選樓在貴池縣西五里,樓之所在處,又叫西廟。清無錫顧敏恒有名的《重修梁昭明太子祠碑文》中云:“貴池縣西廟者,故梁太子祠也。秩祀于唐,錫號于宋,懿德之神,昭乎簡文之席,炳乎王筠之冊?;浕笆?,厥有明征;眷懷此都,尤著靈異?!瓘R之規模,夙稱巨麗,璇題納月,金爵承云,曰文選樓,存古跡也;有殿祀其先,推孝思也?!?/p>

不過我游后所得的印象,其廟貌并不怎么“巨麗”,樓觀當然更不會“齊云”,只不過前有祀殿一所,后有樓房三間罷了。但有一點,值得留戀;靜雅清潔,隔絕塵囂,離開城市,不遠也不近,倒是對于住在這兒寫文章著書的朋友是十分方便而合宜的。昭明太子也算會選擇地方的了!——不但會選擇文章而已也。

其次說到杏花村,據說小杜“借問酒家何處有7牧童遙指杏花村”,就在這兒,雖也未必(一說為今山西省汾陽縣之杏花村),卻是杜牧之在池州做過刺史,是千真萬確的。所不像者,堂堂刺史,而請一牧童指路,似乎有失尊嚴一點,雖然說詩人的行徑和俗吏本來是不同的。時至今日,杏花村不但沒有杏花,連村址也不知在何處了,有的,只是一座紀念杜詩人的破而且小的屋子。說是廟,固然不相干;說是土地堂,卻又尋不出神像來;所有者,殘碑數方嵌在壁上而已;連小杜當年詩中所謂“今日鬢絲禪榻畔,茶煙輕颺落花風”(《醉后題僧院》)的風味,也無法消受呢。

兩天以后,進城看看,城內一無足道;出其東門,則佳境隨處都是,短堤疏柳,秋水長天,一條路向齊山去,一條路向百牙山和清溪弄水亭去,當然水陸兩便,有馬有船,詩興偶發,不免朵七絕一首。

“蕭蕭蘆荻毿毿柳,夢里詩情畫里秋;亦是山鄉亦水國,此身仿佛在杭州?!?/p>

論理,杭州應比池州好;可是論情,我又覺得池州遠比杭州深了!這不知是什么原因,懷鄉老病嗎?我的祖籍并不是池州,空桑三宿之情嗎?我在杭州的日子還要較在池州的日子更多得多哩!

齊山距城約十里,山上以多巖洞著名,雖不甚高,卻極有趣。頂有翠微峰,即杜牧《九日齊山登高》詩:“江涵秋影雁初飛,與客攜壺上翠微”者也。我由水路去過一次,由陸路去過兩次,游興固佳,文興不好,且抄宋人張蕓叟在《彬行錄》里的老文章吧:“齊山在州城之南,隔清溪可二里許,背溪之陽,不與大山相連,東西可數里,南北才一里,高可百步,石色紺碧,棱骨隱顯,百怪千狀,正似人家所蓄太湖石也。竹木叢生,有如塑畫。寺居其陽,山有二十九洞,左史,石燕、白虎、七頂、觀音,小九華、紫峰,其著也,乃李白、杜牧及唐人素所游息之地。刺史齊照,日居其中,因以名焉。左史在山東首,自南麓緣山蹊可一里許,越嶺北下,穿石罅,石頗奇怪;罄折入洞,十步許,稍低;匐匐尋丈間,……乃出一洞,忽見天日,四壁削,高可二十丈,渾為甑形,石色如黛,女蘿樛葛編其上,亦名小洞天。北巖有刊志會昌六年刺史杜牧建安張祐書石。石燕、左史之西,越嶺,少下北巖,如覆杯,可容百人,有穴西出。晝日,石燕飛翔,然捕者莫能得也?!谆⒍从惺缁⒍?,人不敢近也?!?/p>

好了,大致如此。宋之視唐,亦猶今之視宋,風景尚無大殊,雖然朝代已換了幾個,羊叔子的峴山之感,什么“湮沒無聞,自顧悲傷”,也只不過顯現其傻勁而已。

我在山頂翠微亭上,突然間,被老鷹振翅沖出嚇了一跳,此外別無他異。

清溪弄水亭兩個名地,今僅有一塔高聳,外加一破落的村鎮.雖然李白曾在這兒做過詩,也不能多添我一份好感。倒是百牙山確實不錯。

“百牙山”又叫做“白也山”,離城最近,河流屈曲如帶,縈繞一山。何似呼之為百牙?蓋指很多的牙檣聚集山下。何以又呼之為白也,我想是“白也詩無敵”,“白也”與“百牙”諧音之故。實際上說,今日所謂“錦纜牙檣”并不多了;小舟容與,也是有的,然而說不上“百牙”,不如逕呼為“白也”吧。此山雖不高,但是坐在望遠樓上看前面的高山,最好不過!一層一層眼波似的水,一疊一疊眉峰似的山,綠的綠,青的青,淡的淡,濃的濃。最遠的尖峰,亂插天外作灰藍色者,九華山是也。小杜云:“惟有角聲吹不斷,斜陽橫起九峰樓?!蔽以疲骸胺鍘n無數青如髻,天外蒼茫辨九華?!?/p>

白也山有許多樓,許多廟。諸樓之中,自然以望遠樓為勝。諸廟之中,只怕要算二妙祠最有意思些。

我記得某人贊某處曰:“而于中秋泛月也尤宜,”我對于白也山的附近也作如是想。這一年的中秋,好大月亮,由東門外買‘舟出發。而清溪,而弄水亭,而白山,直泛到“月落烏啼”才歸。

以上還僅就“秋之月”而言,‘若夫大漲時的“春之水”,堆銀般的“冬之雪”,奇幻而變的“夏之云”,則池上風光,當另有不可用言語形容的種種趣味??上抑挥袃蓚€月的閑適光陰,不次就離開這山鄉水國的池州了。

這山鄉水國的池州,是渾然天真,未經人工雕琢過的,因此便不免為世人所遺忘。我來捧捧場,并不是希望人們去光顧,不過聊備山水之一格罷了。

(錄自1936年北新書局初版陳友琴著《萍蹤偶記》)

年老者為陳友琴先生

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

視覺焦點

红中麻将app代理 华东15选5中奖规则 上证指数行情 青海快3最多几倍 002556股票分析 湖北快3走势图360 中翔配资 安装够力排列五 斯达半导体会有几个涨停板 股票指数行情今天 黑龙江福彩35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