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池州 -> 人文 -> 正文
探訪抗戰舊址 尋覓歷史遺存——考察池州抗戰時期舊址遺存紀實
發布日期:2020-04-24    閱讀:

歲月悠悠,時光匆匆?!熬乓话耸伦儭彼冉涍^去了八十多年,然而,在池州這片土地上留下的一處處抗戰舊址、一件件歷史遺存,仍赫然在目。2018年5至11月間,市新四軍研究會組織相關人員,先后赴貴池區陳家大山、青陽縣梅溪陳村、五梅村、石臺縣紅桃村、東至縣黎痕古街、大田村、煙墩陳村等地,進行了實地考察,所見所聞,令人感受頗深。

登陳家大山目睹日軍殘留的罪證

陳家大山位于今貴池區墩上街道辦事處塔山村,海拔約500米左右,距長江僅20華里。1938年12月,日本侵略軍一一五師團占領這塊戰略要地并建立軍事據點,派重兵駐扎。日軍實行地慘無人道的“三光”政策,給陳家大山周圍的群眾帶來了深重的災難。

5月15日,世代居住于陳家大山山腳邊的塔山村村衛生室醫師陳小臺,陪同新硏會考察人員,一鼓作氣地登上了山頂。沿途,陳小臺一邊講述著父輩、祖輩們所述的中國軍隊反攻陳家大山的動人故事,一邊站立在日軍殘留的營房地基、掩體、炮臺等痕跡邊,訴說著侵略者的種種罪惡。

1939年秋,南岳軍事會議決定,為阻止日軍繼續向西進攻,首先應截斷其長江航道,因此,中國軍隊指令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在1939年底一定要恢復從繁昌到彭澤沿江南岸軍事據點,并建立強大的炮兵陣地,從而封鎖長江,截斷日軍長江運輸。在這些據點中,陳家大山的軍事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反攻作戰的準備是充分的,但其最終作戰失敗,除了敵我力量對比懸殊外,過長的準備期導致計劃敗露,作戰中偶然的通訊不暢也是重要原因。雖然反攻陳家大山的目的沒有達到,但抗日將士英勇作戰,使日軍傷亡大增,很快就全線潰退至沿江戰前地區。據說,如今定居于臺灣的郝柏村將軍,曾是當年反攻陳家大山的親歷者之一。

塔山村黨總支書記劉護榮講述了自己在小學時聽長輩們講述的一個故事:當年,日軍一天之內殘忍地槍殺了18位村民。村民汪玉發被無情的子彈射進了臉頰,左進右出,致其嘴巴歪斜,留下了終身殘疾。這位死里逃生的老人直到82歲時離世,老人生前毎每談及這件辛酸的往事,總是流露出對日本侵略者的深仇大恨,充滿著對永久和平的向往。劉護榮說:“我打算把這些故事加以搜集整理,作為教材,講給黨員聽,講給村民聽,特別要講給孩子們聽?!?/p>

在梅溪陳村參觀中共青陽縣委舊址

10月27日,市新研會考察組一行,前往楊田鎮考察抗戰舊址之一的中共青陽縣委舊址。

1938年10月,以方向明為書記的中共青陽工委在梅溪成立,直屬中共皖南特委領導。1939年9月間,改青陽工委為中共青陽縣委,書記沈鷹。青陽工委、青陽縣委積極開展統一戰線工作,在青陽縣抗日民眾總動員委員會下屬的特工團、巡回教育團、青年工作團中發展了一大批共產黨員,讓這一抗日組織基本掌握在共產黨人手中。當年曾任青陽縣抗日動委會副主任、新中國成立后擔任紡織工業部副部長的陳維稷,就是其中的一位“特別黨員”。這位由方向明介紹、經皖南特委轉報中共華東局批準的“特別黨員”,就出生于梅溪陳村。1941年“皖南事變”發生后,青陽縣委主要領導人調回新四軍軍部,縣委活動中止,地方黨組織和一些共產黨員遂轉入地下活動。

步入梅溪村,一塊醒目的“中共青陽縣委舊址”的牌子躍入眼簾。中共青陽縣委舊址位于村中的一幢民房,青磚小瓦,馬頭墻,古色古香,因年久失修,已經成了一幢危房??吹娇疾旖M一行,一些村民圍攏過來,表達出要求有關部門修復這處歷史遺址的愿望。

駐足在舊址前,考察組一行深深地凝思著:這座歷史建筑蘊含著厚重的紅色基因,從這里曾經孕育出的一種偉大的民族精神,一直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延續至今。讓這幢飽經滄桑的建筑物重新煥發光彩,時不我待。得知當地黨委政府正在思考、醞釀、謀劃修復舊址的計劃事宜,考察組一行頓感欣慰,希望能夠盡早落到實處,以告慰于先人,亦不給后人留下遺憾!

到五梅村瞻仰衛國將士紀念碑

10月27日,市新研會考察組告別了中共青陽縣委舊址,來到五梅村抗日戰爭時期的衛國將士紀念碑前。

五梅村,是楊田鎮最為偏僻的一個深山村,衛國陣亡將士紀念碑位于村口古徽道半山的緩坡上,墓碑約半米多高,呈麻黑色,碑文可辨:“中華民國三十三年十月,衛國陣亡將士本境一切孤魂總祭,十牌全體民眾同建”。碑后可見青石壘成的合葬墳塋,總長約50米。由于年代久遠,合葬墳塋雜草叢生,急待修繕保護。

有關資料記載: 1938年初,川軍五十軍新七師(師長田仲毅)曾駐扎此村。1938年5月起,日軍不斷襲擊二十三集團軍的青陽防區。1940年1月中旬,二十三集團軍以五十軍為主力,以二十一軍為左翼,以二十五軍為右翼,加強長江防線,阻敵艦船西進。1940年4月22日至4月29日,日軍十五師團、十七師團、十一師團、一一六師團、汪偽十聯隊及汪偽長江游擊司令王普部,共約萬余人,向二十三集團軍的長江防線(自湖口至繁昌)發起全面進攻,戰斗持續8天,這就是后來人們所稱的“青貴戰役”。整個“青貴戰役”中,共殲日軍2000余人,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焰,對日軍沿江西進速度起到了遲緩作用。青貴戰役中,新七師與友軍一四五師、中央軍五十二師等在楊田白馬塘周邊山麓設置陣地阻擊日軍一一六師團,因武器裝備落后等原因,中國軍隊死傷慘重,遺骨遍野。直至1944年,當地鄉民收集遺骨數百具,并立碑紀念。衛國陣亡將士碑當地人稱“孤魂碑”。

抗日戰爭時期,中國軍隊在池州境內浴血抗戰,除留下了一段段悲壯的歷史故事外,也留下了一些見證歷史的抗戰遺址,“孤魂碑”正是其中突出的代表。 “孤魂碑”,民族魂。在國共合作、共同抗日的旗幟下,中國軍隊赴湯蹈火、英勇戰斗是民族精神的體現。當地民眾為犧牲烈士立以“一切孤魂總祭”的碑刻,悼念那些沒有留下姓名的成百上千陣亡將士的英靈,展現了軍民同仇敵愾、協力同心抗戰民族精神。

赴紅桃村尋覓紅色歷史記憶

紅桃村位于石臺縣丁香鎮的西南部,與東至高山接壤,距鎮街7公里,村域面積15.7平方公里,森林覆蓋率達到96.6%。這里崇山峻嶺,林海蕩漾,溪水潺潺,云霧彌漫,硒源充足,茶園飄香,是天然的富氧區域,原生態環境完美無瑕。

紅桃村是一個充滿紅色記憶的地方,充滿著深厚的傳奇色彩。從20世紀30年代起,中共貴秋東縣委和以方志敏為軍政委員會主席的紅十軍團北上抗日先遣隊曾在這里進行過游擊斗爭。1935年8月,中共江南特委領導的貴秋東地區“中秋暴動”取得勝利后,這里的大南坑、小南坑等地成為江南特區蘇維埃區域的組成部分。特委會、特區蘇維埃政府、軍事部、財政部、交通處、招待處、訓練班等機構曾一度轉移至小南坑邊,制衣場、藥硝處設在小南謝家老屋,看守所、醫院設在大南。1935年因國民黨的圍剿,遭破壞”,解放戰爭時期,皖浙贛支隊隊長倪南山、政委楊明曾率部在這里開辟游擊戰場。

如今,富有光榮革命傳統的紅桃村民,在黨的領導下,用自己的雙手把一個窮山惡水的小山鄉建設成為欣欣向榮的社會主義新農村,令人稱道。

往黎痕、大田訪北上抗日先遣隊遺存

11月15日,考察組一行,前往東至縣木塔鄉黎痕古街、大田村考察革命舊址。

榮興村黎痕古街,又名黎渾,始于唐朝,傳承千年。據史書記載:唐文宗太和元年(公元827年),王氏七世祖王五郎攜子、孫三人逃難,輾轉來到黎渾定居,改稱為黎痕。2016年被命名為安徽省第二批千年古村落。

黎痕還是一個具有紅色基因的革命老區。1932年,中共贛北特委、皖贛特委在這里播下革命火種,組織暴動,打土豪、發浮財、分田地,開辟新的根據地和游擊區,先后成立了蘇維埃政府和以蘇銀魁為隊長的秋浦游擊隊。以曹光前為書記的中共秋浦縣委機關也一度遷至黎痕。

1934年7月,紅十軍團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轉戰皖贛地區,黎痕成為紅七軍團重要的集結休整地,挺進師師長匡龍海率部進駐,閩浙贛根據地財政、宣傳、肅反等中樞機構隨之遷至。并在近郊的榮勝村的西家畈、灣子里自然村設立紅軍后方醫院、紅軍銀行印刷廠,印刷并發行“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紙幣。方志敏、羅炳輝等革命先驅,先后在此領導紅七軍團及后來合編的紅十軍團開展革命,宣傳黨的抗日救亡主張。黎痕、昭潭地區先后有500多人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和北上抗日先遣隊。粟裕大將在《回顧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一文記述,“在經歷了浙西一段困難之后,這時部隊又開始出現了好的轉機?!?/p>

日月往來,星移斗換。革命老區的黎痕人民念念不忘革命英烈的英勇頑強和豐功偉績。1949年至德縣人民政府曾在木塔鐵塢山為無名烈士合葬立碑,手工鑿就的烈士墓志“因以光榮身歿,事磧昭昭,偉哉?!?992年,經省政府批準,在鐵塢山無名烈士墓旁新建革命烈士陵園,紀念碑鐫刻有名姓的烈士46位,現列為木塔鄉愛國教育基地。一個個驚心動魄的故事,如奇襲蘇村打土豪、鏖戰大板奏凱、聲東擊西避實擊虛保護無線電臺、曹光前的大智大勇、“雙槍老太婆式”的女英雄,幫助傷員逃離虎口等,則一直在民間傳誦著。

在煙墩陳村聽老者痛訴“煙墩慘案”

1938年9月6日(農歷七月十三日),日本侵略軍進攻三萬圩受挫,又改道進攻烏沙煙墩陳村。日軍強行集中全村百姓,謊稱“皇軍”要訓話。待村民一一排隊站定,便架起機槍,向那些手無寸鐵的男女老幼瘋狂地掃射,致使92人慘死。村民陳傳書一家祖孫三代12人無一幸存。全村僅有一個叫陳改兒的12歲女童等三人在大人尸體的壓伏下幸存。

11月22日,新研會考察組一行,聽完煙墩村民們對這次血案的講述之后,心情十分沉痛。一位八旬老人步履蹣跚的領著我們來到村后的一座小山坡上,指著一堆雜草叢生的墳冢說:慘案發生后無人收尸,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附近鄭村的同胞在這里挖了一個大坑,掩埋了61具已經腐爛的遺骨,其余慘死的20名遺體不得而知。

在現場聽完這些訴說,考察組人員心情沉痛,經過商議,建議當地設置石刻碑記,讓今人和后人永遠不忘這段歷史。

“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雖然這次大家考察的僅僅是幾處舊址遺跡,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促使人陷入了深深的思考。我們感到,充分挖掘、保護和利用紅色文化基因,一定能夠激發池州人民在這片紅色的土地上,譜寫出更多、更新、更美的詩篇。


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

視覺焦點

红中麻将app代理 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 智飞生物股票股吧 22猪幸运28软件专家 澳洲幸运10是哪里开的 企业如何从股票融资 上海快三跨度开奖结果 七i星彩开奖结果 11先5开奖走势图安微 排列五专家推荐最准确 山西新十一选五最新开奖